26
10月

就是阿弥陀佛, 慧净法师:四字念法与六字念法

  就是阿弥陀佛, 慧净法师:四字念法与六字念法
  jpg” alt=” 慧净法师:四字念法与六字念法” />,

所以我们称念这六字名号合乎第十八愿,是完整性的,

我在台湾,如与人家打招呼,或者是电话,往往都是四个字,因为在台湾打招呼或者打电话什么的,都是念四个字比较平常,所以,我也以平常人的习惯念四个字,可是我自己是念六个字,静坐也好,走路念佛也好,都念六个字,不过「弥陀」本身两个字就是六个字,四个字也是六个字,两字、四字通通是弥陀本身,不可思议就在这里,举一个例子来讲:

以前有一个师父叫做法砺法师,他自己贫穷,当要建设精舍的时候,缺少茅草,听说山上某某人有,他就向山上某某人化缘,要了一牛车的茅草,回家时走到半路,他很累就躺在那里休息,刚好附近发生火灾,而且他的车就在下风,火已经快烧到了,他一醒过来,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他平时是念观世音菩萨的,他赶紧念观世音,「观」才出口,火就停止了。
   慧净法师:四字念法与六字念法
  

请问:念佛有四字念法与六字念法,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念呢?

答:信受弥陀的救度,执持二字、或者四字、或者是六字,都离不开弥陀的救度。因为弥陀的救度已经不在执持四字、二字、六字了。同时,从弥陀本身来讲,二字也是他本身、四字也是他本身、六字也是他本身,都互相融通包含的。

只是我们如果称念的话,是以称念六字──「南无阿弥陀佛」比较完整。那为什么?合乎第十八愿!

第十八愿说:「至心信乐,欲生我国」──这个就是信,也就是南无;「乃至十念」──这个就是四字,就是阿弥陀佛。所以,十八愿的本身就是信与行;就是南无,就是阿弥陀佛。

南无是指我们众生,阿弥陀佛是指救度的本身。所以,第十八愿里就有:「十方众生,若不生者,不取正觉」。因此南无的十方众生,与已成正觉的阿弥陀佛,是在第十八愿一体成就。

所以我们称念这六字名号合乎第十八愿,是完整性的。

同时,善导大师也解释:南无就是信与愿,阿弥陀佛就是信愿者的功德。从这个解释来讲,我们都称念六字名号。

如果六字名号在某种情形之下称念不完整,当然也离不开弥陀第十八愿,因为它是互相融通的。如果在某一种心理状态之下想称名,而觉得六字名号在那一种心理之下比较不顺,那么称念四字二字也一样;甚至不称名,当下的那一种心理状态也可以;因为不离开弥陀摄取的光明。所以道绰禅师的《安乐集》就引用佛经说:一个临终的人,在临终的时候不能念佛,可是知道有极乐世界,有弥陀的救度,这一种众生照样往生极乐世界。有的人临终念「南无」,「南」念出来,下面一个字还没有念出来他就往生了,有的人遇到临终危急的时候,念阿弥陀佛,阿的声音刚出来,下面三个字还没有念出来,立刻就逢凶化吉了。所以二字、四字都是弥陀本身,因为你还没有念的时候,阿弥陀佛就知道了。口虽未言而佛已知,我们还没有要求的时候,阿弥陀佛就已经为我们准备好,我们还不知道的时候,就已经送给我们的了。

我在台湾,如与人  家打招呼,或者是电话,往往都是四个字,因为在台湾打招呼或者打电话什么的,都是念四个字比较平常,所以,我也以平常人的习惯念四个字,可是我自己是念六个字,静坐也好,走路念佛也好,都念六个字,不过「弥陀」本身两个字就是六个字,四个字也是六个字,两字、四字通通是弥陀本身,不可思议就在这里,举一个例子来讲:

以前有一个师父叫做法砺法师,他自己贫穷,当要建设精舍的时候,缺少茅草,听说山上某某人有,他就向山上某某人化缘,要了一牛车的茅草,回家时走到半路,他很累就躺在那里休息,刚好附近发生火灾,而且他的车就在下风,火已经快烧到了,他一醒过来,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他平时是念观世音菩萨的,他赶紧念观世音,「观」才出口,火就停止了。

我们晓得观世音菩萨是弥陀慈悲的显现,观世音菩萨的存在是要救苦救难,而能够绝对性地救苦救难,就是要信受弥陀的救度。

所以,观世音菩萨的存在等于是方便地接引我们去称念南无阿弥陀佛,来让阿弥陀佛救度,不然的话,他生生世世、世世生生都要为了我们而闻声救苦,在那里救苦救难,那不彻底呀。我们应该知道,观世音菩萨是弥陀慈悲的展现,我们了解这个感应之后,我们就会不改变念南无阿弥陀佛。
  因为弥陀的救度已经不在执持四字、二字、六字了,因此南无的十方众生,与已成正觉的阿弥陀佛,是在第十八愿一体成就,

同时,善导大师也解释:南无就是信与愿,阿弥陀佛就是信愿者的功德,口虽未言而佛已知,我们还没有要求的时候,阿弥陀佛就已经为我们准备好,我们还不知道的时候,就已经送给我们的了。